科学首页 > 生命医学 > 新闻列表 > 正文

"生酮食疗法"治儿童癫痫 治疗机理百年未能破解

http://www.kexue.com 2010-12-10 11:51:13 外滩画报  发表评论

  为了治疗癫痫,9岁的美国男孩山姆必须吃抹着厚厚奶油的鸡蛋和培根等高脂食品。当脂肪产生酮体,取代糖分,其在人体内代谢出的丙酮,会减轻神经系统疾病。一个世纪前,这种“生酮食疗法”已经出现,虽然“酮”作用于神经系统的机理目前仍不清楚,但其安全有效的特性,已使它成为美国治疗儿童癫痫的主流疗法。


为了治疗癫痫,9岁的美国男孩山姆必须多吃热狗等高脂食品

  食疗在东方有悠久的历史,所谓“医食同源”,研究日常饮食对于维持健康及防治疾病的作用在孙思邈、李时珍的著作中均有涉及。但在西方,食疗一直是个富有争议的话题。医生谈论食疗,只是把它作为基础养生的一部分。从癌症到心脏病,到白内障,都有辅助治疗的相应食谱。若让食物代替药物去阻止感染,治疗肿瘤,大多数医生会觉得这是无稽之谈。

  一个世纪前,许多医生对于“生酮食疗法”治疗儿童癫痫就抱有这样的看法;一个世纪过去了,生酮食疗法在美国成为治疗儿童顽固型癫痫的主流疗法。

  “生酮食疗法”是一种利用高脂、低糖食物治疗神经系统疾病的方法。它会“诱使”人的身体处于一种饥饿状态,促使人体通过燃烧脂肪来产生能量,而不是燃烧碳水化合物。在这样的代谢过程中,丙酮类物质会大量产生,“安抚”诸如癫痫类的神经系统疾病。

  “酮”对于癫痫的治疗机理却始终是个谜。如果揭开谜底,帕金森症、阿兹海默症甚至脑肿瘤治疗都将取得突破性进展。

  生酮疗法

  美国男孩山姆的早餐是鸡蛋和培根,外加厚厚的一层奶油;午餐是全脂的希腊酸奶添加椰子油;晚餐是热狗、培根、夏威夷果和奶酪。每次他无辜地睁着大眼睛,将饼干或者糖递到嘴边希望获得父母首肯的时候,答案都是“不行”。他的零食每天也是固定的:2片培根,8颗坚果,不到1/8个苹果。

  9岁的山姆患有儿童癫痫症。他正在进行“生酮食疗法”。以上是他一天的食谱。儿童癫痫是儿童时期最常见的一种的反复发作性神经系统综合征,病因复杂。简单地说,每一次癫痫发作就好像是一次大脑电子风暴。我们的大脑和身体都是充满“电流”的,大脑产生的生物化学电信号,使得脑细胞、神经和肌肉能够互相交流。癫痫发作时,大脑神经元过度放电引发了部分脑功能紊乱。

  山姆的癫痫病并不会猛烈发作,而是强度小、发作频率高的小癫痫。发作时,他会失去5到20秒的知觉,神情茫然,嘴角开始流出涎水。他的身体会微微前倾,有节律地颤抖着。过一会就会恢复正常,好像只是按了下DVD里的暂停键。在他5岁的时候,因肌肉不断痉挛被确诊。从那时起,他就开始服药,却一直毫无好转。到了7岁那年,意识丧失型癫痫找上了他,医生给他加大了药物的用量,结果适得其反,他的发作更加频繁了,无法说完一个完整的句子,也无法坐在教室里好好上课,至于游泳、骑自行车、参加足球队更不用想了。最严重的时候,他一天要发作130多次,并且产生了严重的药物副作用。

  在绝望之际,医生介绍山姆使用“生酮疗法”。这个脂肪含量高达90%的食谱,有悖于人们一般对与健康饮食的想象。这种食疗必须像吃药一样严格执行:食谱中的脂肪、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必须严格配比,病人每一餐的卡路里计算都必须精确到个位数。

  而且,这个“生酮”食谱让人毫无胃口。因为极少蔬菜和水果,每天都按这个食谱进食有可能造成肾结石和便秘。接受食疗的孩子每天必须同时服用多种维生素和添加钙、镁的营养剂。山姆在维持一段时间后,他的胆固醇和血脂代谢水平上升了,其他的指标一切正常。从1920年代就开始推广这个食疗法的约翰·霍普金斯儿童医院根据对101名患者的跟踪调查发现,在停止食疗后,这些患者的胆固醇和血脂都恢复了正常,对于高脂食品也没有偏好。

  “生酮疗法”有效地控制住了山姆的病情。他的癫痫发作次数降低到平均每天6次,他开始玩溜冰板、学游泳,终于,他成了一个看起来快乐、健康、独立的孩子。如果癫痫症状消失达2年,食疗就可以停止了。但中间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点。

  目前,该食谱在美国、加拿大和其他地区的100多家医院被作为正式的处方用来治疗癫痫。2008年,一项由伦敦大学的研究者们发起的研究发现,38%的患者在使用了这种食谱后癫痫发作率降低了50%,其中有7名患者发作率下降了90%。

  神秘的酮

  我们知道,若不是断水,人在饥饿状态下仍然能够生存一段时间。饥饿状态下,人体动员体内脂肪、蛋白质水解提供能量,由脂肪转变而来的分子——酮体,取代了通常的糖,开始为大脑的新陈代谢提供能量。此时,代谢产物中丙酮类物质增加。不知何故,当由酮体而不是葡萄糖来供给器官能量时,一些神经系统疾病会减轻。

  早在公元前五世纪,就有使用断食的方法治疗儿童癫痫病症的记录。让一个病人饿一个星期,他们的癫痫症状就会消失。1920年代,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师发现使用高脂肪、低醣分的饮食,只要“骗”过身体让它以为一直是在饥饿状态下,可以和古法断食一样让身体产生酮体,控制住癫痫的发作。于是,“生酮食疗法”开始流行,直到1938年,Dilantin作为抗惊厥药物的出现,这种食疗法因为执行痛苦而日渐式微。

  酮体对于神经系统的“安抚”作用,吸引了整个神经科学界的注意。两位美国国家健康研究所的科学家正在研究它对于帕金森患者的作用。过去两年发表的论文显示,酮可能减缓脑肿瘤的生长。一个名为Accera的生物科技公司正在推广他们的一种高脂粉末产品给阿兹海默患者,服用后会出现“酮病”的症状,而减缓阿兹海默的症状。

  然而,对于酮作用于神经系统的机理,却一直是个谜。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任职的阿伯塔儿童医院小儿神经科主任JongRho提出一个理论,酮有保护脑细胞不受损害的作用。他最近从国家健康研究所申请到了200万美金,为期五年的项目对这个理论作进一步的研究。

  Pho的理论只带来了更多的问题。酮体如何能保护脑细胞?科学家一点也不了解我们的细胞是如何应对酮病的。在透彻研究基础的生物学机理之前,科学家们还无法开始昂贵而漫长的药品研发之路。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