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首页 > 生命医学 > 新闻列表 > 正文

专家称日本放射性物质未到中国 抢购碘盐不理智

http://www.kexue.com 2011-03-18 17:18:48 科学网  发表评论

  日本核泄露危机发生到现在,大家关注的焦点一个是福岛核电站的事故到底会严重到什么程度?另一个就是对环境会造成何种影响?尤其是对我国的环境有哪些影响?3月17日,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经济信息联播》节目专门请到了国家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总工程师柴国旱和副总工程师陈晓秋,以及资深日本问题专家章弘先生,3位专家在演播室接受了主持人芮成钢的专访,详细深入解读了眼下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专家1:国家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总工程师柴国旱

  专家2:国家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副总工程师陈晓秋

  专家2:资深日本问题专家章弘

  国家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专家:放射性物质还没有到我国境内应急防护时服用的碘跟普通碘盐是两码事

  芮成钢:我首先请问一下柴先生,目前来看,日本核泄漏下一步走向是什么样的?

  柴国旱(国家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总工程师):大家也都看到了,日本政府在积极采取措施,努力控制局面。七点钟的时候,通过消防车注水,注入了将近30吨的水,但是它的效果会怎么样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另一方面从发展趋势来看,一般来说,我们认为可能会有两种发展趋势,第一种是好的发展趋势,因为日本政府也在采取措施,拉一条供电线过来,这样能控制局面。另一条假如说所有措施都失效,后果可能会更严重一点。

  芮成钢:更严重的后果,如果用辐射的程度来描述,会是什么样的程度?对周边的人,对东京的人,以及对周边国家来说。

  柴国旱:可以这么比较,核电史上出现最严重的一次是切尔诺贝利事故,七级。从福岛核电站事故分析来看,由于它压力已经降下来了,已经消除了我们最担心出现的高压容堆堆心解体和燃料散射这种现象,放射效果绝对会轻于切尔诺贝利事故,我们认为它有可能达到五级或者六级,但绝对不会达到七级。

  芮成钢:日本核泄漏情况还在持续,如果如您所说,能够实现理想当中的供电持续,能够顺利继续降温,辐射理论上应该减弱,这种减弱即使真的实现也会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会持续多长时间?辐射过程确实减弱,是不是应该持续一段时间?

  柴国旱:会持续一段时间,因为堆心导出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肯定会有一些放射性物质泄漏。

  芮成钢:这个过程会是多长时间?

  柴国旱:这个不好估计。

  芮成钢:章弘先生,我想跟您探讨一下,从昨天到现在我们听到越来越多的国家敦促他们在东京的公民尽快撤离东京,出于种种考虑。东京1200万人口,距离福岛240公里,我们目前看到马路上已经是人烟比较稀少了,东京的市民们,你认识的东京的朋友们、熟人们,包括在日本媒体上捕捉到的,常住东京的人口究竟有百分之多少的人口在考虑撤离?

  章弘(资深日本问题专家):这个涉及到日本国民性的问题,现在日本官方媒体,还有日本科学家在他们的媒体上发布的消息,刚才跟柴先生讲的很接近,现在放射出来的这些核物质还不足以伤害到人的身体健康,特别是从福岛飘到东京的时候是微乎其微。比如昨天晚上东京和崎玉都是0.015或者0.01的单量,这个单量不足以给人体造成伤害,我估计东京都民会相信这种说法,这是第一。第二,科学家担心这种事情长了以后,一个是辐射不断出来,还有人的身心都很疲惫,在这种情况下,很可能会有人做出别的考虑。据我对日本人的了解,他们虽然整个生存的环境和我们不太一样,但他们都比较老实,比较听话,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可能外国侨民撤离的人数、速度可能远比东京都民撤离东京的人数和速度要来得多和快。现在我周边的许多中国朋友已经从东京到名古屋或者大阪返回中国,而且我听说法国人和德国人撤得也很快,但我到现在为止很少听说东京都的人会离开东京到其他地方去。

  芮成钢:换句话说,日本东京市民对政府的说法还是非常相信的,毕竟日本官方没有说要让东京的居民撤离,而是告诉他们具体的数据,现在还没有真正造成人体危害的可能,所以市民还是选择留下来,留还是不留,当然这确实很困难,如果你看到身边的外国朋友、外国同事都已经撤离了,你还留在这里积极工作,街道上的人也很少,甚至有一点点小范围的恐慌,这时候确实是左右摇摆的过程,是这样吗?

  章弘:我想他们更加信任的是日本的科学家,现在日本每一个媒体,电视机前都像我们一样,主持人旁边会坐一个科学家,他们或者来自大学,或者来自国家的研究机构,他们会很真诚地很老实地讲出每一个数据,而且他们会不断更新自己的数据,在这种情况下,我想东京都民会判断这个事情到底应该怎么办。

  芮成钢:据你了解,昨天我们节目当中看到,东京也出现一些超市里头,可能秩序没有像地震刚刚发生那么好,有一些超市也出现货架被抢购一空的情况,当地民众现在最大的生活困难是什么?

  章弘:这个超市上面货架空了的情况,除了大家去买了一点,这个我不否认,因为官方长官和消费者协会也呼吁大家不要囤积居奇,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物流完全断掉,使商品、食品、水都无法供应到百货商场的超市,所以才造成货架空空的情况。

  芮成钢:货架空空不一定是恐慌导致的抢购,而可能更多的是因为物流中断,导致货物不能正常流动。

  章弘:我认为后一者是更重要的原因。现在对他们来讲,最大的苦恼就是电的问题,今天下午官方长官在新闻发布会上号召人民一定要帮助政府来节电,把电送到灾区去,他们的电力大量不足以后,现在天气很冷,首先不能取暖,不能做饭,冰箱里的东西全都坏掉了,现在生活就面临着很大的困境。如果有电的话,我想生活会好一些。还有物流现在政府正在下决心,今天下午专门成立了救援的总部,专门负责物流的问题,如果物流到了,货物充足的话,他们生活还会有改观。

  芮成钢:我想把问题再提给国家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的总工程师柴国旱先生,刚才章弘先生也说日本民众现在最信任的就是科学家们,您也是科学家,在这个时候中国老百姓最关心的还是在可预见的未来存不存在中国受到日本核泄漏问题影响的可能性?

  柴国旱:我想是这样的,首先我们可以看在日本福岛核电站目前这种情况下,日本政府应急撤离的范围是20公里到30公里范围的居民在屋里隐蔽,意味着30公里以上的居民可以不用采取措施,对30公里以上的居民不会有身体健康的伤害。今天的一些数据表明,像韩国都没有监测到任何放射性物质,我们国家边境监测数据也表明放射性物质还没有到我国境内,这种环境对于我国公民的健康应该没有任何的影响。

  芮成钢:比如说海水有没有可能被污染,顺着海水,污染到中国境内的海水,比如海鲜能不能吃、日餐厅能不能去,这些跟老百姓日常生活相关的问题您有答案吗?

  柴国旱: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可以这么说,即使有部分的放射性物质进入到海水,但是被海水大量稀释之后,对身体的伤害几乎不会有的。

  芮成钢:陈先生,今天我们注意到关于碘盐的话题,在网络上传播很多,有一小部分民众确实有一些担心或者恐慌,出现抢购的情况,但大多数民众还是很理智的,出现很轻松的段子,手机上发短信,在说这个事,有的还是很理智在看待这个事情。从专业角度来看,如果说碘盐假定真的有效果的话,每天得吃多少才能抵御核污染,给我们一个数据。

  陈晓秋(国家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副总工程师):准确的数据我记得不是太清,但是这完全是两回事,通常我们在应急防护行动当中要服用碘,这是一种药物,而不是我们普通说的碘盐。

  芮成钢:不是碘盐,而是专业的药物碘。

  陈晓秋:这种药物是为了阻塞放射性碘同位素进入人体甲状腺,而预先服用的药剂。服用这种药剂首先要考虑这个药服进去什么时候最有效,同时还有一种风险,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是药三分毒,它有一定的副作用。所以必要的时候需要服用,就需要在专业人员的指导下服用多少、什么时候服,大家不要和普通的碘盐联系在一起,这完全是两回事。

  芮成钢:专业碘片市面上是买不到的,需要在非常时刻由专业部门派发是吗?

  陈晓秋:这个平时就有制剂好的药物,是在当地应急机构的地方,经常会有,在必要的时候进行发放。这个碘片不是随便任何人都可以拿到。

  芮成钢:现在没有必要把碘片拿出来发放,还没有出现这种可能。

  陈晓秋:在我们国家根本没有这种可能。

  芮成钢:章弘先生给我们补充一下,在东京有没有出现老百姓抢购碘盐或者购买碘片的情况,从地震发生到现在有没有?

  章弘:我们从所有媒体中间收集的消息来看,没有这方面的报道,因为可能日本人有两个事情,让他们不会去抢购碘盐。第一,他们可能对防范核辐射的知识比我们多,因为他们曾经有过这方面的教训。第二,政府没有在这方面有过任何的提示,所以他们也没有做这个事情。到目前为止,日本的市场上,大家购买的都是食品、水和毛毯,并没有出现抢购碘盐的情况。

  芮成钢:在真正的重灾区并没有出现碘盐抢购的风潮,或者碘防辐射的过度的讨论。

  章弘:是这样的。

  芮成钢:但是反倒在中国部分地区部分居民由于我们知识不够普及,所以可能出现暂时的信息不充分的情况导致一些非理智的行动。我把问题再提给陈晓秋先生,如果核物质真的扩散到空气当中,比如东京,污染了环境,这个时候吃药还管用吗?什么样的药管用?

  陈晓秋:针对甲状腺预防来讲,如果空气里边确实有放射性碘存在,才需要服用碘片,来阻止放射性碘进入人体的甲状腺,如果说检测空气里边没有放射性核素,那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吃。现在到底飘到东京里边是什么样的核素,现在水平下可能需要非常好一点的仪器才能够检测到。因为据我们了解,界于福岛和东京之间他们也有监测点,这个监测点的数据今天表现明显在下降,所以这方面既然日本政府对东京人员没有特殊的应急安排,说明没有达到我们所想象的那么一个程度。

  芮成钢:所以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非常肯定地说,今天部分中国老百姓抢购碘盐从专业角度来看是非常不理智的,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陈晓秋:对。

  芮成钢:真正这个时候中国老百姓最该做的是不是还是要关注权威部门、官方最新的消息,不要以讹传讹,目前来看对中国还是没有任何影响?

  陈晓秋:对。

  芮成钢:在我们节目进行当中,日本出现了两次余震,接下来有请日本问题专家章弘先生给我们再来回顾一下这两次余震。

  章弘:一次是东京时间21点32分53秒,北京8点32分53秒,这个地震大概是四级,震中在茨城县的水沪,在40公里的海底发生了这次地震。NHK的演播室也有了剧烈的摇晃。第二次发生在9点55分38秒,也是四级,还是在茨城县的水沪,这次震中距离地面是30公里,大概是这么两次。

  芮成钢:我们在日本的同行NHK无论是主播还是记者,还是科学家们,在一边直播日本大地震,一边感受着日本的余震。

  章弘:是这样的,当时他们的灯和摄像机都在晃悠,他们几个人确认了一下,好像在晃,好像在晃,他们又继续开始讲他们自己的事情。

  芮成钢:这样的余震真的像日本官方长官说得一样,这样的余震可能会持续一个月之久,目前有没有预报说,这些级别比较高的余震可能会对核泄漏事故、核污染扩散造成一些不利的影响?

  章弘:应该不会,因为核污染主要是核燃料没有得到冷却以后冒出来的,和地震本身没有关系,并不是受到剧烈的冲击以后,放射物质就会跑出来,应该是今后的余震和放射物的泄漏没有太大关系。

  芮成钢:我们再来看看日本今天经济的情况,日经指数跟我们当时预测差不多,第一天大跌,第二天猛涨回来,今天又微跌一些。目前我们看到和我们预测一样,日本大公司的股票都是暴跌之后又出现回涨,比如丰田公司这几个大的日本企业的股票未来一段时间的走势,日本媒体现在是怎么估计的?

  章弘:他们对未来的问题看得还是比较严峻的,央行和政府最担心的就是日元高,因为今天到76了,这是他们最担心的。大家知道日本这个国家是以出口为主要结构的,如果日元走高的话,对他们出口非常不利。另外就是我们节目里谈到山东这个地方,基本上农业基地是向日本的关东地区,也就是东京,关西地区也就是大阪,提供大量的食品。现在那边市场处于萎缩,甚至没有办法进口的情况,山东肯定要受到打击。反过来也一样,比如我们国家刚才谈到的汽车,谈到电子产品,这两个行业都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因为今天日本小车制造公司铃木和摩托车制造公司雅马哈宣布停产,现在日本13家汽车公司里面,除了大哈工业这一个公司还没有说停产以外,因为它在大阪,离得比较远,其他12家全部停产了。这个停产不仅对日本本身造成影响,其实我国现在的汽车工业,一个新的车型过来以后,我们虽然第一年完成46%国产化,第二年完成百分之二十几国产化,但我们发动机总有上百个关键部件是从日本进口的,现在这些停产以后,会直接影响到我们国家的汽车工业。

  芮成钢:前两天我们节目当中探讨过,经历过这场地震之后,会不会导致日本更多的制造性的企业,包括丰田这样的企业,把更多的工厂,包括核心的生产部门迁到中国或者其他国家?

  章弘:这个事情应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其实日本现在有大量的高科技产业,而且有很多的航空材料,像波音或者空中客车,他们用的最尖端的航空材料基本都是在日本生产。现在日本正在追求一种理念,我不当第一,但是我要当唯一,大量的技术掌握在手里,估计这些技术它是不会外迁的,但是你谈到的比如制造厂的厂家,有可能会把工厂迁往更加安全、更加合适的地区,这是有可能的,但是这会再次造成日本国内产业空洞化,会再次造成日本就业问题出现困难,这也是各个企业,甚至于政府需要考虑的。现在如果让我们准确看出今后的方向可能还为时尚早,我们可能还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央视《经济信息联播》)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