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首页 > 生命医学 > 新闻列表 > 正文

澳研究称近婚危害被严重夸大 真实影响微乎其微

http://www.kexue.com 2012-04-28 09:31:48 网易探索  发表评论
 澳遗传学家研究称表亲结婚健康风险被严重夸大

  澳大利亚莫道克大学(Murdoch University)的医学遗传学家阿兰·比特勒斯(Alan H. Bittles)日前发表新书称,一直以来,表亲结婚的健康风险都被严重夸大,不利于各国针对表亲结婚制定更为合理的法律法规,也不利于为表亲婚姻所产生的后代制定更为科学的医疗措施。

  在这本名为《血缘背景关系》(Consanguinity in Context)的新书里,比特勒斯从法律、文化、宗教和医学角度,就表亲婚姻当中相关的常见误解进行了详细解释。比特勒斯表示,一直以来,表亲之间的结婚都是西方多数国家的禁忌。在美国的50个州里,有31个州已颁布法令,禁止嫡亲表兄妹之间结婚,只有在特殊环境下才能批准实施特例。

  不过,在全球很多国家和地区,表亲婚姻这种做法早已得到容忍,甚至是鼓励。例如在南非和中东,20%至50%的婚姻都是在嫡亲表兄妹之间或者是更为亲近的亲戚之间举行。在全球范围内,有超过10%的人是与远房堂亲或者是更为亲近的亲戚结婚。在一些婚姻关系里,新人的父母之间本身也存在表亲关系。

  生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取了自己的表姐为妻,而达尔文的祖父母也是表亲关系。

  允许表亲结婚的国家或者地区认为这种结合会产生积极的社会和经济效应,例如有利于增强家庭关系纽带,有力维护家庭财富等等。持反对意见的国家和地区或者科学家则认为,嫡亲表兄妹之间的婚姻会增加后代畸形的风险。但是,比特尔斯经过长达35年的研究之后发现,一直以来这种风险都被严重夸大。

  比特尔斯表示,如果父母血缘关系相近,他们的子女会从父母处遗传相同的隐形有害基因,如果他们结婚,毫无疑问会增加后代患病风险。比特尔斯也承认,对于表亲结婚的相关研究表明,其后代患病几率及早死风险要比非近亲结婚高出3至4个百分点。然而,比特尔斯解释称,这一比例是建立在结婚的表亲之间都携带有隐形有害基因,但实际上,这种情况本来就微乎其微。他表示:“超过90%的表亲婚姻产生畸形后代的风险同普通人口一样。”因而,比特尔斯认为,表亲结婚的健康风险被严重夸大了。

  此外,一直以来科学家更为关注的是表亲结婚会给后代带来何种不利的基因影响,却很少关注在非遗传因素方面,这种结合会给后代带来什么影响,是有利还是有害。比特尔斯表示,关于表亲婚姻的非遗传因素研究,例如这些人的社会经济状态、孕妇怀孕期间的饮食是否有别于普通孕妇等等,多数领域都是一片空白。

  比特尔斯目前正专注研究早期人类近亲结合所带来的遗传性影响。他发现,在早期社会,近亲结合会产生一种名为“基因清洗”的有利效应,那就是疾病基因得到暴露并且逐渐从基因库中消除。这种效应使得在人类早期社会当中,因基因导致的疾病很难得到传播,往往自己就逐渐消亡。

  如今,因人口流动性增加,并且伴随着北非、中东、中亚及东南亚地区移民的大量涌现,而在这些地区,往往表亲婚姻都十分普遍,因而从全球范围来看,表亲结婚呈逐渐上涨的趋势。但从长期来看,这种趋势最终会止步并且出现倒退,表亲婚姻这种现象只会越来越少。

  比特尔斯表示,如果缺乏“基因清洗”效应,一些因基因变异所导致的疾病有可能会越来越多,并且传播性也会不同以往。他表示:“表亲结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这种情况,如果表亲婚姻变少,我们的后代在未来可能会遭受更多疾病困扰。”(来源:《物理学》,编译:残剑)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