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首页 > 生命医学 > 新闻列表 > 正文

石油钻探或致"生化危机" 深井下现3万年前病毒

http://www.kexue.com 2014-03-17 11:06:07 新浪科技  发表评论


生物风险:某些病毒可以再冻土层存活3万年之久,并且可能感染人类

完全有可能的一种情形是:石油公司的钻探区域地下埋藏着一些古时候的尸体。其中一些尸体中可能潜伏着某些病毒

  请想象以下这个故事:大卫-史密斯(David Smith)是一名在俄罗斯工作的英国石油公司员工,他刚从莫斯科赶回英国的家里。他感觉自己有些感冒的症状。这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因为之前偶尔他也会患上流感。

  他先是到了位于曼彻斯特的家里,躺在床上。他感到自己的头和身体的肌肉酸痛。他觉得自己很不幸,不过当他的妻子抱怨他感染了“人类禽流感”时他还是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应付过去。到了第二天,史密斯感觉好些了,他已经可以起床,牵着自家的狗到附近转转。他甚至认为再过一天他就可以回去工作了。

  但他再也没能回去工作,因为当他第三天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长满了很多细小但坚硬的小点。他的妻子给他涂上药膏,并不停抱怨这就是去西伯利亚开采石油的结果。这一次,大卫太疲惫了,他甚至没有办法笑一笑。到了晚上,他被送入当地医院的急诊室。

  起初医生们对大卫的病症感到困惑,但当检查结果出来时他们都被惊呆了。大卫患上了天花——除了1978年的一次小规模爆发以外,在英国已经有几十年时间没有出现过这种病了。

  当局立即宣布了紧急状态,所有与大卫有过接触的人都被找到并隔离治疗。到了周末,大卫去世了。几天之后他的妻子同样遭遇厄运。

  这对夫妻的过世上了全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版面,因为全世界各地都开始出现天花病例,包括远在天边的加拉加斯和悉尼,所有患病的人都曾经乘坐大卫从莫斯科出发的那趟航班。

  到了月末,全世界报告的病例已经有数十例。人类最大的敌人之一的天花,回归了。

  以上这个故事当然只是一种幻想,但在今天的世界,出现这样的场景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就在上周,一些科学家们宣布他们在俄罗斯西伯利亚的永冻土层下100英尺(约合30米)深处发现了一种名为“西伯利亚阔口罐病毒”(Pithovirus sibericum)的新型病毒毒株,这些病毒来自3万年之前。

  在很多病毒学实验室中,科学家们常常会将病毒毒株冷藏保存,因为这是储存的最佳方式。但一般这样做也只能保存几年时间,根本难以想象几百个世纪的时间尺度。不过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此次在西伯利亚冻土层中发现的3万年前的古老病毒并不会对人体产生威胁。

  然而正如一些科学家们所警告的那样,这次这一病毒的发现预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可能性:在永冻土层中或许还隐藏着危险性比这大得多的远古病毒。

  今天随着全球变暖,全球各地的永冻土层开始发生消融,那些被冰封了数千年之久的病毒也开始被重新释放出来。但还有一种更危险的方式:那就是我们的石油公司在这些地区进行的钻探活动。

  一名专家指出,这是一种隐藏着潜在灾难的做法。如果你进行工业化开发,这些古老的冻土层就会被穿透,而这就是危险所在——比如开头那个故事里说的那样,天花病毒被释放出来。

  完全有可能的一种情形是:石油公司的钻探区域地下埋藏着一些古时候的尸体。其中一些尸体中可能潜伏着某些病毒,比如天花。当年天花曾经肆虐全球多个地区,造成巨大灾难。

  仅仅在过去的这一个世纪里,全球大约就有3亿人死于天花病毒感染。只是当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大规模接种运动之后才遏制并最终宣布铲除了这种病毒的威胁。毫无疑问这种病毒还潜伏在北极地区,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很多居民的死因已经被证实是天花。

  在2004年,法国和俄罗斯的科学家们在面积巨大的俄罗斯萨哈共和国境内发现几处古代墓穴,其中的尸体被发现感染了天花病毒。当然,由于这是一个被严格控制的科学研究项目,这些尸体的处理有着严格严谨的程序,一般会在密封的设施内部进行,并且所有与尸体相接处的人员都必须接种天花疫苗。

  在进行石油钻探过程中,会将巨大的冰芯提取到地面上来,然后任其在阳光下融化。理论上来说这种做法将有可能存在污染的风险。

  病毒不喜欢独处,它们希望尽可能快的找到寄生的宿主。因此假设这些冰芯中含有病毒,那么像文章开头提到的大卫那样的石油工人就有可能被感染。这将是一个转折性的时刻——这些病毒被寒冷的冰雪困住了数百乃至几千年,突然一下子有了温暖舒适的人类身体组织作为“新居”。

  在之前的故事中,至少长达一周多的时间里,大卫并不知道自己患上了天花,因此他还继续工作和正常生活。而在这样的过程中他就充当了散播病毒的载体,让他的同事们也感染上这种致命的病毒。

  然后,尽管他感到自己很不舒服,但仍然搭乘了一班飞机飞往英国。而封闭的机舱环境是人所皆知的传播疾病的最佳场所之一。在这一过程中大卫将自己的天花病毒传染给了来自全球各地的同机旅客。

  医务人员随后必须立即采取措施追踪并隔离那些可能得感染者,但即便医疗当局反应迅捷,但在此之前仍然可能已经有数百人不幸去世。即便那些感染了病毒但仍然幸运存活下来的病人,他们也将终生痛苦于这种病留下的可怕伤疤。

  当然必须强调的是这里所提及的情况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完全不应达到引起恐慌的地步。还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那些古代尸体很多都存在于地质学家们所称的“活动层”内,这些土层会受到季节变化的影响,从而出现反复的冻结和消融。而对于病毒来说,这种反复的冻结和消融是致命的,这将摧毁它们。

  但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不管几率多么微小,这仍然是一种潜在的风险。全球气候的变化,以及石油公司的钻探活动正在加大释放天花病毒或是其他古代病毒的可能性。

  而如果像文章开头所述的那种情况真的不幸发生,那么最重要的一点就在于必须做出快速反应。当然,在这种情况还没发生的今天,我们关注的重点仍然将是如何应对那些已经存在的病毒。(晨风)

  相关阅读
  汶川地震断裂带钻探成果发表 断层附近存地下水
  美计划钻探火星地下1000米 微生物或藏匿其中
  好奇号迎革命性挑战 首次钻探取样火星岩石(图)
  俄科学家钻探南极10万年冰冻湖泊 提取水样(图)
  英国科学家探寻古老生命 钻探3.2公里南极冰层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